Artist : Amygal Junmi

致那些未曾逝去的青春

有些经历扩大您の见知,有些教训成长您の心智;
不管摊上の事儿是好还是坏,或者缠上の人儿是善还是恶;
过去始终是过去,不是留恋,只是回顾。
这些回忆都是我活过的见证。

~~~~ PART I - END ~~~~

  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,在学校里,我旁边坐着一位女同学,长得好像白雪公主那样,姑且称她为小雪吧。我们之间只隔着一条小小人行道,看似不怎么远,可是我们一直没有交谈过。我很想跟小雪交个朋友,但是每次找话跟她聊总聊不上几句……
   可是很奇怪,有一天小雪突然主动找我聊天,我很意外,因为她也不是找我问功课的,聊的也是很奇怪的私人问题。小雪突然很郑重地问我记得谁是我们班的学长吗?(所谓学长就是老师们在开会的时候,会派两位学长来代替老师看顾班上的学生们。)我其实印象不怎么深刻,只知道是两位大一岁的男生,我也照实回答小雪。
   接下来的问题更吓得我措手不及了,小雪问我喜欢哪个?
   我说额?怎么回事?为什么这么问呢?
   小雪笑着说你先回答我吧~
  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呀,一个不熟的人不会直接这么问的吧?主要是我连学长长什么样子也很模糊,怎么喜欢呢?我可不敢乱说。
   小雪拉着我指了指窗外的草场,那里有一班男生在草地上运动,小雪指着外面的两个男生说,呐,那个长得黑黑叫阿豪,比较白的叫阿辽,这两人就是照看我们班的学长。
   哦……是他俩,尤其是黑黝黝那个,我记得不久前上运动课的时候就有见过他,印象挺深刻……
   这时候小雪打断了我,要我在阿豪和阿辽之间选择一个。
   啊……这个,我又对他们没什么感觉,怎么可能做选择呢?我支支吾吾了好久。
   小雪大概是觉得我有防备心吧,为了放松我,她说她也喜欢其中一个,当作交易,我告诉她我喜欢哪个,那她也会告诉我她喜欢哪个,这将会是我们之间的秘密,绝不告诉他人。
   我想想,难得小雪愿意跟我交个朋友,其实说喜欢谁又有什么关系呢?也不是真的喜欢,既然她说是彼此的秘密,那她不会出卖我吧?因为我也不会出卖她呀。于是我往窗外看了看,其实这两人除了肤色差别很大,举止样貌也是差天和地,最后我选择了阿豪。(我猜一般人都会选择阿豪吧……)
   然后我问那小雪呢?
   小雪笑着告诉我她喜欢阿辽。
   什么?小雪你喜欢阿辽?不会吧?其实我没有歧视他人的意思,只是阿豪是个校草,长得帅几乎是公认的;阿辽就连帅也称不上,而且举止说话也带娘娘腔的,所以跟阿豪站在一起,自然就成了很明显的对比。我以为小雪骗我,跟我开玩笑。
   小雪很认真的告诉我她是真的喜欢阿辽,还让我千万不要告诉其他人哦!
   我也跟小雪说那你也不要告诉别人哦!
   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秘密,我们之间的约定。

   这一刻开始,我跟小雪的关系变得超级好,就像闺蜜那般,不知怎么的,我们之间总有聊不完的话题,在学校里更是形影不离,去哪都一起,放学过后在家还电话聊了几个小时。老实说,从来没有朋友跟我那么好过,我也不懂为什么,我们就是特别能聊。

   那次过后,有一天我跟小雪在学校内四处走的时候,小雪突然告诉我她要去食堂乙买饮料喝,那就去呗。可是当快要到食堂乙之前,小雪突然给我钱,让我帮她买饮料,我就觉得奇怪,怎么自己不去买呢?因为食堂乙就在眼前而已,十步路就到了。
   小雪说她要绑鞋带,而且再不买的话,钟声要响了就要上课了,然后她就蹲下绑鞋带。
   我想想也是有道理,再说帮她买饮料又怎么了?也不是不方便,饮料档口并没有很多人,于是我便赶紧过去帮她买饮料。
   档口那里有两个人排着队,我也跟去排队,前面的一位男生突然跟我说话,他问你来买饮料啊?
   我看向他,原来是阿豪,我不习惯跟陌生人说话,也不懂他为什么跟我说话,这档口只卖饮料,我当然是来买饮料呀……于是我只是低头不说话,实在不习惯有人突然搭讪。
   我赶紧买了饮料就赶紧走人了,我记得我离开的时候,阿豪还在档口处那边喝饮料。而小雪只是站在刚才的位置,并没有走过来,我拿着饮料走向小雪的时候,还看见小雪掩着嘴笑呢,想必刚才被搭讪一幕给她瞧见了吧。

   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好像一直被奇怪的事情包围……比如总是莫名地跟阿豪相遇,可能以前不认识他所以就没留意过,现在知道了他的存在就变成在哪都好像能遇上,特别有缘;又或者说我一般都不怎么到处在学校内溜达,自从跟小雪一起后,我们就经常溜达了,所以才增长了相遇的几率吧。
   后来吧……不知怎么开始的,班里开始乱传我喜欢阿豪,怎么可能无端端有这个传闻呢?我什么也没做啊……然后我去找小雪,好像是她给说了出来,所以全班瞎起哄,那时候大家像打闹似的,其实我也没有生气,因为我也有小雪的秘密啊,既然小雪说我喜欢阿豪,那我也说小雪喜欢阿辽啊~
   但是……没有人相信我。班上的同学还有朋友宁愿相信我喜欢阿豪,也不相信小雪喜欢阿辽……
   这大概就是校草的原因吧,比较有新闻价值……
   我也没有责怪小雪的意思,毕竟学校女生都喜欢这样乱传绯闻的吧,每个新闻价值都会有一个期限,我想着只要我什么都不做,就不会跟阿豪扯上什么关系,没有新闻价值了,传闻就会终止。

   可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啊……
   就算我不招惹谁,可是阿豪却……

   每当老师去开会,阿豪和阿辽就会过来照看我班。有时候他们会跟我们玩游戏,有时候会教些课外的东西。
   有一次,阿豪给班上同学教手语的时候,他说要教大家我爱你这个手语,同学们都非常有兴趣,于是他就开始显示我的手语,就是指着自己;爱就是一只手握住,然后拇指伸出,另一只手贴在拇指上方,稍微移动几下吧;可是当他显示你的手语的时候,他却指向了我……
   额……其实要说指向我的话也可以,说不是那也没毛病。因为我就坐在最后面的正中央,他只不过是指向前方而已……
   可是他这一指,全班都开始兴奋和瞎起哄了,全部人都看向我。我只能尴尬地低着头装着看书了,奈外面如何瞎起哄,也不愿抬起头来。
   感觉水洗都不清了……

   还有一次,阿豪把我给叫了出来,说是要考考我写字,他说什么字,我就得在黑板上写出来,听起来还算是跟教书有点关系,其实不然……他把我叫了出来,然后让我在黑板写下他的名字。
   什么?!那时候的我都惊呆了,怎么可能写出来呢,我身后几十双眼睛正盯着我看呢……不,这……就不能让我写点别的吗?那时候他就站在我旁边,我盯着黑板看,手停留在黑板上不动,我的心怦怦地都快跳出来了。
   我不是不知道他的名字,更不是不知道怎么写……甚至我都记下了,可是很明显这又是一个陷阱吧,众目睽睽和起哄之下,我不能再上这个当吧?
   我不知道我在那里定格了多久,写也不是,不写又不能离开,你又一直在我身边,我手抖得都快不行了。最后我只好认输,骗你说我不会写,而你就拿起粉笔在我面前,一笔一划地写上你的名字……
   问题是,我还认真地看了。

   自此以后,就连我最好的朋友们也开始取笑我,作弄我了,我还无端端地被冠上了一个名号——XX夫人(XX是他的名字)。走到哪,看见我都这么叫我……

   有一天,快要上课钟声响前的一分钟,我的一位同学兼好友——小佩每个月都会往每一班派送月刊之类的,今天派送的时候在楼梯处碰见我,那时候我正要回去班上的,小佩一见到我就马上把手中的月刊推给我,我还没反应过来,小佩就说楼上的请帮帮忙派送吧~ 谢谢哦!说完就跑掉了。
   什么?楼上?那不就是阿豪的班吗?我们这楼的课室两层,各五个课室,阿豪的在楼上中间,我的在楼下中间。可是小佩跑掉了,钟声也响了,我手上拿着几份月刊不知所措,别人预订好的月刊在我手上,不派送好像不对吧,只好硬着头皮去了,我用最快的速度冲上楼去,好在月刊已经分配好了,我只需要交到预订者的班上就可以了,他们自己会取。
   当我来到阿豪的课室外,我风一般的把他班的月刊往前面桌子一丢,看也不看地跑掉了,只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阵笑声和他那熟悉的声音喊道,你来找我啊?!
   真是羞死我了!

   有一天吧,全校人都要去礼堂那里集合,于是大家像平日里那样在课室外排好队,然后才一队队地进礼堂。因为一队队进去,所以还没轮到我班,我们就在课室外站着,而我就站在水沟边,这水沟正好就是楼上楼下走廊的划线吧。这时候有一朋友让我抬头看,于是我便抬头一看,正好对上阿豪的双眼,他就双手搭在走廊围栏上,头伏在双手间往下看…… 由于阿豪的班就在我班的楼上。所以…正好就碰上了吧… 我赶紧低下头来,躲在屋檐内,那他就见不着我了。
   嘭…嘭…嘭…
   心跳的声音,如此清晰。

   我和小雪常常粘在一起,尤其是休息的时间,每次结伴一起去食堂吃午餐。有一次去食堂甲过后,正要回去,那时候我们是走老师办公室前的那条路。走到一半的时候,小雪突然蹲下来拉了我的鞋带,突然给我整懵了,我问你这是干嘛啊?小雪没说什么,只是笑嘻嘻地往前走了。
   不…你等等我啊!我赶紧蹲下来把鞋带绑好,然后追上前去,我还打算问个明白呢!等我走过前面的交岔路时,我隐约发现另外一条路上,阿豪正走着过来…我有点被吓到,我想着若是我再迟一步或者绑得再慢点,说不定就会碰个正着!我好像有点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,可是又怎么预算到的呢?我可是完全没发现阿豪的存在!

   还有一次也是休息时间,不过这天我们折腾了太长时间了,导致钟声响了才开始从食堂甲走回去。要回去我课室的那栋楼之间要经过礼堂,在那之前我就远远看见阿豪手拿着篮球走回去上课。正当我走到礼堂中央的时候,阿豪也正上楼去了,不知怎的,被他发现我了,然后他就在上楼半路围栏那里,双手捧球往外伸,一松手,篮球往下掉了。
   等下!你这是干嘛?!你这摆明就是故意。阿豪想让我帮他拾球,我装作啥也看不见,飞快地走回课室去。

   阿豪在学校也是个运动员,他很爱打篮球,感觉篮球都不离身似的,还有件趣事就是阿豪比赛打篮球的时候总喜欢穿上11号球衣,那是流川枫的代表号,恩,所以流川枫也是他其中一个外号,不过这外号他倒是也担得起,的确挺像的。后来我班也是要选女生篮球赛,我也在内,记得一次老师拿衣服让我们自己选的时候,我班的女同学们都太有默契了,纷纷抢走其他号码,特地给我留了11号,我要换也没人愿意给我换,就说这号码专属我的。滚。结果只能穿了,没得选了。

   对了…还有件事,阿豪除了是校草,传闻他还跟当地所谓的黑社会有关系…传闻总是夸大的,那个时代就是拉拉仔拉拉妹之类的混混吧,嗯,的确是这样,总是有一班看起来痞又跩,满口不堪入耳的人跟着阿豪的后面走来走去,人数加起来可以算成是一个团体了。

  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我感到很不妥,走在校园内总是好像有人骂我,好像很厌恶我,主要我还不认识她们,可怕的是她们一副不好惹的样子。

   我还记得有一天,我跟小雪和另外一个朋友小云走在校园里,突然后面有两个女生骂了句狐狸精!然后随手把手中喝完剩下的冰块朝我丢来,可是丢不准,差点儿还丢中小云。我都吓坏了,咋回事?我那朋友小云也是不好惹的人,其实小云是小雪的好朋友,我正好就混一起的,我在想…我都摊上什么烂人烂事了?

   我觉得我好委屈…我明明啥也没干。事情渐渐过去了,想来阿豪也玩够了,他也没再像之前那样作弄我,后来还听说跟校花一起了。对啊,校草就该好好跟校花搭一起,没事玩干嘛把我拖下这浑水呢?害我无端成为众矢之的,无端冠上不该有的称号,坏了我的名声。

   那时候我实在害怕,每天到学校的时候,还会有大约四十五分钟的多余时间,那时候我们都是下午班,所以要等早上班的同学下课了才有课室可以用。所以这四十五分钟我基本没有地方可以待,之前只能校园内瞎逛,但是很容易碰见不该碰见的人。还好有一个地方这些人是不会去的,那就是图书馆了,于是那里便成了我的避风港,直到钟声响起我才回去课室。

   总算安全…世界宁静了。

   这段时间我很少参与我朋友们了,包括小雪,因为我到哪也总是被当成玩弄的对象,再说我也不想连累身边的人,谁知道哪天这些混混又想找我麻烦呢。过了好一阵子,我还以为风波已去,有天放学回去搭巴士的路上,有位曾经是同班的同学小赖拦住我,我本以为她找我叙旧,哪懂她一开口就是跟我讨阿豪的电话。哈?天啊…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有他的电话呢?

   我的确有阿豪的电话,那是小雪给我的,可是我从来没有打过,二十多年过去了,我依然记得那个电话号码,大概是烙印在我骨上了。但是我谎称我没有阿豪的电话,我怎么会有,我跟他不熟啊!不熟是真的不熟,但我也没理由不经他同意随便给小赖他的电话吧?也是醉了,我是真的万万没想到,真的会有人认为我有阿豪的电话…额,为什么呢?我是真的没有直面地跟阿豪说过话,更不用提私底下了。

   谣言的威力啊…
   空穴来风,未必无因,而这个放风的人…其实就是阿豪你吧?
   我在图书馆里除了随便看书,同时也在思考这一切的来源,太多巧合了,我一直在回忆中摸索,试图找出任何可能性的源头。

   我追索过去,总算让我追踪更之前的事情,也只有这件事了,其实这件事情让我印象很深刻,因为那时候就有一种感觉,不妥妥的感觉。记得那时候小雪都还不愿意搭理我,那天是放学前的体育课,我们到篮球场那里集合等待老师到来,我本来也就休闲在那里站着东看西望的,然后我就看到我的好朋友小兰,她站在篮球场边缘处遥望前方的草场,我就过去逗逗她,问她在看什么呢?因为草场上还有其他班的人在上体育课,小兰说在看人跳高。

   我就顺眼望去,是有人在跳高,不过那人好像跳高不小心撞上肚子了吧,只见那位男同学躺在草地上,半掀开上衣,由老师为他擦点药什么的。
   其实我觉得很无聊,并没有什么兴趣想看,难不成还看人出丑吗?我志在逗小兰而已,小兰平时也作弄我,凡是有男生跟我斗嘴,她就取笑我跟男生暧昧,正常啦,这都是女生们爱玩的事。小兰依旧很有兴致地看,我就趁机会打趣她是否看上了那个男同学?小兰说不是,她就是八卦而已。恩…好吧,我不是那种会调侃别人的人,就这么一句堵上我的嘴了。老师久久不来,我也没事做,于是我跟着小兰一起看。
   老实说,我一开始是看着老师怎么处理,后来不知怎么的,我有种感觉很不对劲,我把视线稍微转移下,发现那躺在草地上的男同学正盯着我看,他看着我,我看着他,感觉也对视了很久,其实我们距离挺远的,大概有二十多步吧。我看着他看着我,其实我脑海里就一个问题,他为什么盯着我看呢?看得我浑身不对劲,想想我还是回去篮球场中央那里等老师吧,小兰你自己慢慢观赏好了。

   再后来…就发生了小雪主动找我搭话的事件了。所以草场上就是第一案发现场吧?所有一切皆来自那一次的对望?这样的话,所有事情就可以连接起来了,唯一我不知道的是你跟小雪早就认识,因为我也没亲眼见过你们俩讲过话。但是我知道小雪跟你住同一区吧,不过小雪能把你的家里电话都给我,说你们不熟也没人相信吧…只有我一直相信小雪是真心想跟我做朋友而已。
   你派小雪靠近我,设局套路我…但是为什么是我?
   我想不到其他理由,断不可能因为那天草场我看你就被你设局套路我吧?我自问我也不是什么国色天香,实在用不着你大费周章设计了那么多的套路,直到最后你落得两袖清风,像没事一样继续生活,而我则需要背着随时被人暗算的心理负担不停地躲避。

   好不容易,东躲西藏的日子也快来到年尾了,一开始躲在图书馆的时候我就让自己能有多低调就多低调,只要忍忍几个月,阿豪他们就毕业了,明年我不需要再躲着他。其实我的心情很复杂,害怕中还夹着不舍,感觉我也挺犯贱的,我承认我还挺享受他带给我的风风雨雨,这就证明了为什么二十多年后我还记得那么清楚,虽然次序可能不对,但也无法追踪了。

   当然,我记得这些往事不代表我记挂我这段感情,因为这个往事对我来说同时也是一个教训,原因是最后一天在学校发生的事情,我希望我这一辈子都能记住。

   那年最后一天在学校,基本不怎么上课了,同学们都是围着玩游戏还是聊天,老师也就由得我们。我记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我班对面的草场突然围了一群人,那群人大部分我都见过,都是围绕着阿豪的人,这群人就在外面一边讲话一边往我课室看,还对着我的方向指指点点,这场景超级可怕,我那时候真的吓到了,我很焦虑,不知道应该怎么办。我记得我有向我朋友和老师说过,但好像也没有在意这回事。我只能很无助的坐在窗边,干啥啥不是,我一直不停地想办法等下该怎么办?或者万一发生什么我该怎么办?

   我想哭。
   这时候来了三位同学,一男两女,我记得他们都不是我的朋友,长相平平无奇或者也有点怪胎的感觉,成绩分数更是不堪入目的人,我不是反感他们,也不是歧视他们,我只是都不会想起会和他们交朋友的人而已。
   他们三坐在我面前,问我怎么了,外面的那群人又怎么了之类的,我甚至忘了他们如何地关心我,担心我的情况。但我记得三人中不知道谁还说要帮我去问问阿豪到底是什么情况。我不记得后来他有没有真的去问阿豪,或者我阻止他了。我也不清楚他们陪了我多久,是不是也陪我到最后?甚至他们三的名字,样子,我也没有一个是记得清楚了。

   那时候我的脑袋一片空白,我唯一记得最清楚的是我的心是温暖的,因为他们三人。
   至于他们如何想尽力地帮我,陪了我多久,都已经不重要了。我永远都心存感激那个时候有他们在我身边,我会一辈子祝福你们仨平安喜乐。

   这才是这段经历最重要的事情,谢谢您们。

   至于最后发生什么了?

   我背好书包,做好随时逃跑的路线和姿势,看着手表,倒数钟声响起,一旦放学钟声响起,我拔起腿来往外跑,把刚才想好的路线头也不回地我的路线跑,在人群中横穿,直到我跑到巴士上躲起来,好在我的巴士都不停在很显眼的地方,而且司机伯伯也不是好惹的人。我在巴士上祈祷巴士赶快开,只要今天过去了,我就没事了。
   至于一直在草场上聚了很久的那班人,我不知道怎样了,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那里等什么,算了,我也不会知道了。

    于是有惊无险的这一年,就过去了。

   下一年,我不会再见到阿豪,他上中学去了,我安宁的日子总算盼来了,这一次我思前想后,看清了所有事情,朋友对我来说不会再那么重要了,我也和小雪断绝来往了,我们的友谊也就默默地销声匿迹。

   在那之前的我和一般人无异,都喜欢和聪明,成绩好,长得好看的人交朋友。不过以后也不会了,这些人也不过如此,人不可貌相,交朋友也不应该衡量这些,这是我学到最宝贵的事情,学会了尊重任何人,不分富贵贫贱,更学会做人低调。

   新的一年开始,我和上一年的同学也分散了,部分同班,部分不同,虽然在一开始老师分配去年的课本的时候,我被分到了阿豪其中一本课本,如果没记错那是本科学课本。由于课本是代代相传的,所以课本会写上所有用过的同学名字,明明人数也不少,偏偏我还能抽到一本曾经属于你的书。
   我去年因为那些烂事,忘了哭了多少回,也不敢跟谁说,我很恨你,但是我依然把你的课本紧抱在怀里。这感觉好微妙,我是第一次感受,为什么恨?

    因为我还很想念。

 182 total views,  2 views today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